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流祭(火影同人bl)章节列表 > 流祭(火影同人bl)_ 第四十三章  恶化

流祭(火影同人bl)  第四十三章  恶化

    鸣人的手不断向下移着,食指的指腹划过佐井挺直的鼻梁,有些干裂的唇瓣,轻微蠕动的喉结&,然后张开手,大拇指和并列的四指分开,掐在佐井的脖子上&,微微收力??墒?,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鸣人无趣地收回手&&,慢慢地解开了黑发少年的病服。胸部大面积都包裹着绷带&,映衬着佐井的肌肤越发苍白&,渗血的地方,绷带被染红&,这时显得太过刺眼&。

    “你终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食指在伤口处画圈,这时猛地按了下去,少年无意识的呻/吟声轻轻传来&,一丝邪笑从鸣人嘴角溢了出来。鸣人没有继续往下探,而是弯下腰把佐井病服的纽扣再扣好&,抬眸,盯着佐井干裂的嘴唇&,转身便就着水杯喝了一口&,嘴对嘴地喂了下去。佐井模模糊糊中,只是感觉自己干了太久的嗓子得到了滋润,就这么微微张开嘴,任由对方侵犯着自己的领地。鸣人越吻越上瘾&,舌头描摹着佐井的口腔内壁&,逗弄着他的舌头&,好久,才停止了自己的恶作剧。佐井的唇已显出艳丽的红色&&&,鸣人不禁用大拇指轻轻地抚了一遍&,

    “吾就知道这样才好看&?!币谎纳?,却带着不属于鸣人的纨绔轻狂&,桀骜不羁……

    冥海幽幽&&&,笼罩住整个冥界&;鬼火颤颤&,照不亮前方迷途;大殿煌煌,只显出清冷寂静&&。

    男子独坐于大殿之中,右手手肘撑着椅座&,手背支着太阳穴,左手随意搁在膝盖处&,食指在膝盖上一下一下地敲点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这大殿之中若真是有什么称得上奇景的东西&&,便是他身下的那座石椅了。

    石椅整体色泽鲜艳,呈血红色,浑厚而雄伟,是一块浑然天成的石头,似乎自然生长形成椅状。石面的花纹独立成景,椅背很高&&&,正上方的纹路形成一个圆弧,好似红日悬空&。

    幽冥暗地之主,竟向往那高悬之日?&??

    “帝君&,为何临时生了变故,我们当初的计划应该是吞噬宿主的灵魄&,另其转化为冥主,迎娶六代祭,生下神之子&&&,夺取巫女一族的混沌之钥&!”

    “情势所迫,巫女一族的混沌之钥迟早会拿到&。宿主若是死了,一切就都白费了!”男子说着&,身形却若隐若现&,越发透明。

    “可现在宿主倒成了祭,您现在元神破碎,若是不及时修复,恐怕再有几日便会形神俱散,重归混沌!将神明之子带回来吧!他是魔灵一族的后人,他的魔灵将会是您修复元神最好的能量,而他的身体也会是承载您神识的最佳器皿&。钥和流火还在玄世,这个时候通知他们,一切都还来得及!”

    “神明之子体内的魔灵之血被清洗了,魔灵亦被压抑住&,如果我现在进入他的体内,不说占不了主位&,更有可能被父神的神识吞噬&?!?br />
    “可,除了他&,还有谁可以承受您的元神&?”

    男子没有回复,闭上双眼,似乎陷入了沉睡。元水之神是他的父神,虽然千万年前被封印了,但他的神血却依然在阳胡一族体内流淌&。1000年前,他因为一丝不忍&,促使阳胡一族体内的神血觉醒&。这一次封印,他本可以控制宿主&,全力反抗,又因为一丝怜惜,不忍那孩子的灵魂被自己的戾气焚寂殆尽。故而&,他留下二分之一的元神,只是为了收割那孩子的灵魂。祭坛上,神血实现了转移,按照当初的血契,那孩子便已是他的祭。

    他&,本就应是他的祭!

    元神是具有独立意识的高密度查克拉结晶体,即使破碎了&,为了不消亡&,也可以寄宿在某个生命体内&,吸收生命体的能量&,长成一个新的个体&??墒窍衷?,他完全感觉不到另一半的存在&,应该是完全被封印了&。

    “除了神明之子,吾要那个背叛者的尸体?!?br />
    “背叛者&?他只是人类&!帝君对他感兴趣是因为他体内封印了您一半的元神吗&?他用的是阳胡一族最恶毒的封印禁咒,以自己的魂灵为祭&,您的元神早已消亡&,散为玄世的自然之力&,恐怕……”女子语气平缓&,慢慢解释道。

    “他的身体里藏着一个有趣的秘密&,”男子似乎一点也不惋惜失去的元神,“他竟是魔灵一族与阳胡一族的结晶&&!哼哼哼……”男子说着扬起嘴角,笑出声来,语气不掩兴奋&。当初被封印的时候&&,宿主还是婴儿&,无力反抗。这一次,他几次反噬未遂&,却解了背叛者体内魔灵的封印。只是&,那背叛者虽然失了元水之神的神血,却有着其坚定的意志,而且当时明显有另外一股力量与他相抗&,拖延了时机&。那股力量有些熟悉,厚土不由皱了皱眉头,可想了想结果&,他又扬起了嘴角&&&。终究,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绫,你为了救我脱困&,失了不少神力&&,先下去歇息吧&!”他有急事联系流火和钥,绫不需要知道。

    “明白了&!”女子面无表情,微微颔了颔首&,退了下去&&,转过身&,苍白的面色显不出喜怒哀乐&,眼神却有些空洞而迷茫。

    木之助,我一直在等,等你死&&!如今&&,你真的死了&!

    话说&,明之国内&&,阳胡木之助的死讯已传遍全国,举国哀恸!阳胡一族的三位长老,炎轩长老,阳淼长老,祭圣长老连着两天两夜举办了一场浩浩荡荡的送魂仪式。三位长老联名上书明皇,要求明之国立即对火之国施压,派使者取回阳胡木之助的尸身,却一句也没有提到下一任宗主是否生还。至于佐井这个人,更是不曾知晓。

    这些日子,木叶的上层笼罩着紧张的氛围,每天都像在戒备着即将爆发的战争。木叶哪里知道,阳胡木之助的死讯已经在明之国引起轩然大波,好在他们及时将事情的原委汇报了火之国大名。紧接着第四天&,明皇的亲笔书信便到了火之国大名的手里&。阳胡氏族是神授一族,血统尊贵,本就人丁单薄&。如今,不仅现任宗主阳胡木之助牺牲了&,就连下一任宗主阳胡日昌也命在旦夕,木叶是想挑起火之国与明之国的战争吗?明皇言之灼灼,谴责之意毫不掩饰?;鹬拇竺⒓闯雒?,开诚布公,真挚道歉&。木叶代表着火之国的军事力量&,当下的状况即是告示天下火之国已经衰弱&,可若不这样做,则表明火之国是有意要伤害他国要人&。这一连几日,火之国的大名都在斥责木叶的无能&,卡卡西却也无法反驳。几次会议&,没有一个人提到佐井的伤势&,也没有一个人敢提&。

    佐井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了。现在,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煎熬。阳胡大人死了,晶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说,晶失血过多,送达医院的时候大脑就已经出现供血不足的情况&&。也许&&,他一辈子都会这样睡着&,永远也醒不过来。晶的病房被严加看护,就连佐井,也不能在里面呆太长时间。他每天都会去&&,不知道说什么,便沉默地待着&&,一直到暗忍进来告诉他探望时间已经到了。他看不懂那些暗忍看他的眼神&,他只是觉得&,心口的伤也许永远也好不了了。他会一辈子记得那冰凉的感觉,可一辈子,又会有多长呢?他不会反驳,再站起身,走过去给晶掖一下被角&,不理会暗忍是否存在,捧住晶的面庞,在他的额上落下一吻&。吻得时候,会在心里默默地叫一声,哥哥&。转身走出病房的时候,他会走过去再摆弄一下椅子,很慢很慢&。除了鸣人,小樱和小李,木叶的其他伙伴时而也会过来&。昨天&,佐井刚刚转入普通病房,还是一个人,但有一扇窗&,可以看见澈蓝的天空,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他越发不喜欢说话&,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就望向天空&,困了&,就合上眼睛睡觉&。他们会跟他讲村子里的事情,他只是默默地听&&,纠结着该在什么地方回应?该在什么地方笑出声?该在什么地方问一句——然后呢?

    从晶的病房出来后,佐井一时不知该去向何方&&,便拐了个弯,往医院的楼顶走去&。楼顶晒满了白色的床单,他打开最后那道铁门时,阳光反射过来,有些晃眼,他急忙抬起手背挡了一下。门在他身后自动合上,他背倚着门,等着适应光亮后&,便向着栏杆处走去,这会儿已经攀上了高一点儿的栏杆,站在上面。风吹动他的病服,衣料紧紧贴着他的身子,很瘦,很单薄&,好像风再强烈一点,便会把他吹跑似的。阳光很温暖,他慢慢抬起手臂&,向上伸着,不知道想要抓住什么&。也许再高一点儿,手心便会更暖一点儿!背后突然想起铁门被撞开的声音,他回过头,看到鸣人大口大口地喘气,带着一丝愤怒,一丝惊愕。

    “佐井,你要干什么?”

    “鸣人&,天空好蓝??!”

    “下来!”

    佐井转过身&&,摇了摇头&,笑了,他还没待够。这里最高了&,很温暖!

    “我说了&&,下来&&!”

    鸣人的怒气吓着了他&,他跳了下来&,坐在高一些的围砖上&,背微微向后仰着&,倚着栏杆,招了招手,笑得一团和气&&。

    “鸣人,过来!我想和你说会儿话!”

    “好!你坐在那儿!别动&!”

    鸣人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佐井一个人对着空气呢喃道:“鸣人,我知道&,这里,没有我的家&!明之国,也没有!鸣人&&,我该怎么办呢?怎么这么难呢?”佐井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晶莹剔透的泪&,折射着阳光,划线滴落&。

    “佐井&,你想要什么样的家?我以前也没有,我也觉得自己很孤单??晌曳⑾?,只要这个地方还有认可自己的伙伴&&,便是自己的家,那些认可我的伙伴便是我的家人。家人的形式有很多种,不一定得血脉相连,就像我和佐助。虽然没有血缘,但却胜似Xiong-Di!我认为,我和他便是家人!”鸣人这时已经和佐井并排坐在围砖上&,说到Xiong-Di这个词时&&,他加重了语气&,带着一丝强调。

    “是??&!你们是Xiong-Di&!你曾经这样说过呢&!”佐井本是默默地听着,这时低下头&&&,轻笑出声,“你说:‘这家伙,可不是卡卡西班的一员。我们卡卡西班的另一个成员是佐助,这家伙&,只是佐助不在时的替补而已,身为卡卡西班一员的我&,绝对不会承认这种家伙的?&!?,我记得&!你曾经这样对我说过呢&!”

    佐井扬起笑脸,只是一句陈述,不夹杂任何感情&&&,却在俩人心上都割下一道血痕&。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

    “好了&!说笑的!太阳有些刺眼了,我先回去了?!弊艟酒鹕?,大步向前走着&,急切地与鸣人拉开距离。

    “佐井&,”鸣人叫唤&,可佐井没有回头,也没有止步。

    “佐井——”鸣人又叫了一声,可佐井依旧背对他&&,大步离开,“你给我站??!”鸣人的语气很生硬&,已经有些恼怒!佐井顿了顿身形&,却毅然拉开了铁门,走进了幽暗的通道。阴冷的黑暗席卷而来&,佐井有些脚步虚浮,一个台阶没踩稳,就这样闭眼向前倒了下去&。

    “呐,你没事吧!”佐井关门的瞬间,鸣人已经瞬移跟在了身后。幸亏反应迅速,及时抱住了他&&,不然&&,这样子跌下去,肯定是伤上加伤。

    “佐井,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我比较笨&!”

    “对不起&&!我刚刚情绪有些失控&!”佐井合上眼,平和地道歉,语气里满是疲惫&。

    鸣人,我该怎么办呢?我的心好疼,可是,我没有减痛药!我以为你会有,可是,你让我更疼了。

    鸣人抱着佐井回到病房&&,一路赢得很多侧目&,他倒是没多在意?;氐讲》康氖焙?&,发现佐井已经靠着他的肩睡着了&,将佐井搁在病床上&,鸣人替他盖上被子,便从包里掏出一本研究阴阳遁术的书来&,坐在床边静静翻看&&。他向卡卡西借阴阳遁术的书籍时,卡卡西正在批改一份紧急公文&&。听他要求时,太过于吃惊&&,连自己的名字都写错了。鸣人这家伙,会主动借阅书籍也算是个奇迹&&!

    鸣人已经把这本书翻看五遍了,对里面的内容有了一些了解。阴遁,阳遁他倒是分别使用过,阴阳遁却是不知该如何做到?血继界限虽然强大&,但应该也存在弱点,如果不能掌握领会,那应该想想破解之法&。天色已经晚了&,佐井还睡着&&,鸣人合上了书,想着待会儿还回来&,便搁在了一侧的小木桌上。去一乐吃碗拉面再回来吧!以防佐井醒来口渴,便又倒了一杯水放在他床头,弯腰时听到佐井轻轻的呼吸声,轻轻地让他心疼。

    佐井,家人是有很多种形式的&,就算阳胡爷爷死了,就算晶他会睡一辈子不再醒来,我不是还在你身边吗&?难道,我们就不可以成为家人吗&?

    很快呼噜完拉面,鸣人出了一乐拉面店,便向糖朝走了过去。糖朝是一家刚建成的粥茶馆,也卖点心蒸糕,很受女孩子喜欢。老板好像是个外乡人,不怎么说话&,你问他一句,他才会答复你一个字或一个词,生怕说多了会咬着自己的舌头似得&&。说话时语速很慢&,声音有些低哑,但不难听&。鸣人进了店,看到老板过来,直接报了菜名,一碗海鲜粥,一碟小葱拌豆腐&,打包带走。这会儿正等着,突然听到牙的叫唤声&。

    “鸣人,这边!”

    抬起头&,环顾了一圈,角落里那张桌子两边坐着的不正是牙和鹿丸嘛!这便走了过去&&,坐在了鹿丸旁边&&。

    “你们怎么在这儿&&&?”

    “她们说这边的鱼粥很好吃,养生药膳粥?!甭雇杌卮?。

    “嗯!我倒是喜欢这家店的牛肉饺子&,里面的牛筋很有嚼劲&!”

    鸣人低头看了看牙面前的一堆叠大盘子&,这一盘少说也得有10个,现在他面前的这盘还剩7、8个&&&,应该是刚开始吃&。没说什么,鸣人直接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牙嘴里正塞着饺子,瞪圆了眼睛&&,直直地看着鸣人。好东西的确可以分享,但不包括“狗粮”&!

    “味道不错!你们倒还有这心思&!”

    鸣人没有直说&,但鹿丸和牙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牙的任务顺利完成&,算是给他庆功&。今天的会议上&,已经决定好了归还阳胡木之助尸身的日期&,方式和地点,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甭雇韬攘丝谥?,缓缓说道。

    “佐井,他怎么样了&?”牙这时已经咽完嘴里的饺子,把盘子又往自己面前拉近了一些,一双筷子夹住了靠近鸣人的那个饺子。

    “好多了,已经能下床了&,就是精神不太好?&!泵烁橄驴曜?,没多在意。脑海里浮现出佐井站在天台上&,向上伸长手臂的画面。那一刻&,我以为你会永远离开&。

    “哦!”牙沉默了&,吞了刚刚那个饺子,也搁下了筷子&。

    “他重伤未愈&&,实在没必要知晓这些事&!”鹿丸说着,筷子伸进了牙的盘子,迅速夹走最靠近自己的那个饺子,一口咬了下去。

    牙登时就急了&&,一把抓起筷子,狼吞虎咽&,不再给“敌人”一丝空隙&。鸣人他们坐的这个位子其实挺偏的&,服务员倒是眼尖,过来给鸣人倒了一杯冷麦茶。

    大家随意聊了些话题&&,直到老板走了过来,将一个袋子放在了鸣人手边。鸣人见出来的时间也不早了,担心粥凉了会失了营养,“我就先走了&&!”话音刚落,便站起了身&。

    “给他带的&?”鹿丸头也没抬很随意地问道。

    “嗯!”

    “那个……”

    “什么事?”

    牙急急咽下最后一个饺子,有些渴了,没有多想,端起面前的冷麦茶便咕咚咕咚得喝了起来,正是刚刚服务员给鸣人倒得,不过鸣人一口没沾。

    “帮我跟他说声——对不起!”牙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有些微红。

    “这话你应该自己跟他说!我走了&!”鸣人说着摆了摆手。

    鸣人回到医院的时候&&,佐井已经醒了&,正捧着他的书细细地翻阅着&。只是随意地瞟了一眼杯子,里面的水没剩多少&。佐井喝水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

    “书,我可以借你!吃完了再看&!”

    鸣人一边走着一边将袋子里的小葱拌豆腐放在了杯子旁边,又取了粥和勺递过去。佐井合上书&,压在了枕头底下,这便接过粥碗和木勺,慢慢地吃了起来。

    “佐井&,我刚出门见着牙和鹿丸了&,他们都很担心你&。牙说,上次的玩笑他过分了,对不起?!?br />
    “嗯!”

    “牙今天刚回来&,他这次的任务倒是奇怪得很。一开始&,只是接到紧急联络,说火之国的某个村庄,莫名其妙地一夜之间所有河流都干涸了&,地面龟裂成块&,所有植被都枯死了。当地人似乎都中了魔障&,不是陷入昏睡,就是疯疯癫癫,胡言乱语说这一切都是神明的诅咒?&&&!?br />
    “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神?若是有神,也不见救人性命,反倒降这些天灾作什么?”佐井放下手中的木勺,冷冷地回复。

    “医疗队的人也去了,却怎么也找不出原因&?!?br />
    “牙既然今天能回来,说明事情一定有了转机!别卖关子了,怎么会这样&?”佐井皱了皱眉,这时抬头望向鸣人。

    “村庄被施了奇怪的结界,里面所有人都中了幻术。牙他们是先遣队,为了调查实情就贸然进去了,可一进去便也中了幻术,幸好雏田守在外面,发现了异常。结界的构造很奇怪,一般的忍术解不了。后来,卡卡西老师又派去了封印班的人&,他们似乎研究了很久,才解了结界,释放了里面的村民&?!?br />
    “他们可都还好?”

    “结界解开后,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刚刚见到牙&,他一个人吃了几大盘饺子,那饭量都快抵上丁次了&,你说好不好?喝粥吧&&!都快凉了?!?br />
    事情有些离奇,直觉没这么简单。不过,他相信村子,第六代火影&&,他们一定发现了什么&。自己现在是个伤患,只希望不会成为村子的负担。佐井垂下头&,喝一口粥&&&,吃一块豆腐,两片唇瓣一张一合包住勺子,将勺子里的豆腐和粥抿进嘴里,时不时还会传来牙齿轻轻咬着勺子的声音。鸣人盯着他的动作&,心底又慢慢升腾起那股熟悉的蠢蠢欲动&&。真想骂天,佐井又不是女的,自己怎么就是念念不忘!突然想起小樱的关照,今天的药,好像还没吃呢&!

    “小樱给你的药吃了吧!”

    鸣人说着打开了床边木桌的抽屉,里面有一个玻璃瓶&,瓶子里装满了小樱做的黑色药丸。佐井不说话,继续着喝粥的姿势&&,虽然很感激小樱,但那药的味道真是……真是太特别了&!佐井苦大仇深,实在是怕极了那些药,偏偏小樱每次过来还关照他一定要按时吃。在她的教唆下&,鸣人和小李也会监视他&,逼着他按时服用。鸣人这时已经拧开了盖子&,倒出里面的药丸,递过去给佐井,佐井没有接。

    “佐井!”鸣人拔高了声音,佐井的态度莫名地让他生气。

    “我在喝粥!”

    “那没有影响&!”

    “不想吃!不吃也不会死!”

    这句话直接触了鸣人的霉头&,尤其是白天佐井带着伤站在那么高,那么危险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鸣人这些日子总是心神不宁&&,每每醒来又都是因为那样的梦境。他是个男人!他是个男人&!鸣人逼迫自己认清这个事实&,可又震惊于自己下一个认知——他只是很想扒了他的衣服&,把他按在身下。这会儿,几把火蹭蹭地窜上来,鸣人口不择言。

    “你到底想怎样?给我明明白白得说出来!我不是你哥&&,没那么聪明,可以轻轻松松地猜出你的想法&&。你受伤了,大家担心你&,小心翼翼得陪着你??墒?,若是那一晚,你肯告诉我一切,事情也许就不会像今天这么糟糕!说白了&,你自己有很大一部分责任!记住&,你是个男人,别受点儿伤遭点儿罪就要死不活的&&,这个世界少了你一样在转!”

    话一出口,鸣人就知道糟了&!为什么会这样说?为什么要这样说&?

    佐井有些愣着了&&,这会儿捧着碗,一下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药得味道很苦&,很特别,他不想现在吃&,因为最喜欢的小葱拌豆腐还没吃完&&。他和鸣人本来就只是普通朋友&,鸣人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忙,自己的确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佐井轻轻将粥碗放在床头&,没有接鸣人手里的药,而是自己打开抽屉,取了药仰头咽了下去。他想喝水,瞟了一眼杯子&,不想再麻烦他,便忍住了。

    “火之国发生了很多事情&&,你实在没必要留在这里陪我!以后也不用抽时间过来,我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br />
    佐井说着便又慢慢躺了回去&,拉过被单,闭上了眼睛&&,一只手在被单下猛地揪住心脏&,脸上却面无表情&,语气也是平平静静。

    “你回去吧&!我困了!想睡!”

    “我,”鸣人也有些震惊于自己的话语,他刚刚说了什么?他又说了什么&&?“你睡吧&!我下次再过来&?!泵怂底疟阕叱隽瞬》?。

    药很苦,佐井其实咽岔了气&,这时终于听到鸣人关门的声音,才敢小声小声地咳嗽,可越来越难受,心口越来越疼,咳嗽声越来越剧烈&&,这便抓过杯子&,挣扎着起来,走到了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慢慢地喝着&&。水里有铁锈味儿,无色的水渐渐被染成红色,可佐井依然双手紧握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吞咽着&。

    一辈子不会有多长!

    你说得对&,这个世界就算少了我也依旧会转!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ccwhu.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流祭(火影同人b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10-11 11:32
大大继续更??&!我们都在等着呢?。&。?&&&!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9-25 01:18
透过飞机望着窗外
嗯&&!这一句有些语病啦!
可以改成:透过飞机的玻璃窗望着在蓝天里静伏的白云
哈哈哈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9-25 01:13
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大家好!一叶回来了哦&!
大大这一次去了一个美丽的岛&,很美很美。好几次&,透过飞机望着窗外,大大掉下了依恋的泪水。
一叶在这里要对大家发表一则公告——接下来的一个季度&,大大会很忙很忙&。但是大大会尽量一周发表一个章节。
大大要先对大家道一个歉&&,若是喜欢大大的文,希望大家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
 
游客
发表于 09-04 16:35
大大的文,越读越爱的无可释手!再接再厉哦?。?!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8-25 02:48
大家好?&?!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大大要在这里发一个公告。8,9两月大大要出远门,好好看看这个世界长成什么模样了?。?!一周可能只发表一个章节,还请谅解!大大会尽量更新,没有看到的读者也不要太过失望哦!相信这次旅行&,大大会寻找到更好的灵感&,创作出更好的作
 
游客
发表于 08-21 19:35
一叶大大的文其实很有深度,越讀越喜歡。真是喜歡極了&!
 
游客
发表于 08-10 12:59
真不错???
 
游客
非常不错???(发表于 08-14 01:53)
 
游客
发表于 08-09 09:53
太棒了&!没有作者大大这么戳心的&&&。性与力的审美?。&?!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7-25 23:17
一叶大大想在这里发一个公告: 流祭这篇文大大很用心在写&&,希望喜欢的读者们能够多多支持&&,多多留言&,多多投票点赞推荐&&。 发表时间和次数: 一周两次&!一周两次!一周两次!重要事情说三遍。 第一次:星期三或星期四 第二次:星期六或星期日 大大会随时修改错字和逻辑上的Bug,所以有时候时间显示会变化&,但规定的日子到来时一定会预先登载&。 耽美中文网&!耽美中
 
一叶方丈
耽美中文网!耽美中文网!耽美中文网! 希望读者们能够在耽美中文网或一叶方丈的360图书馆里阅读&! 大大看到一些网站的转载,但上面没有最新更新,残留了很多错误。 大大担心这会影响到读者的欣赏水准以及大家对个人(发表于 07-25 23:21)
一叶方丈
大大担心这会影响到读者的欣赏水准以及大家对个人写作水平的认可!(发表于 07-25 23:24)
游客
支持大大!很不错的文! (发表于 08-05 15:32)
 
游客
发表于 07-20 10:30
喜欢!真心喜欢大大的文文&!动画既视感?。?&!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同人小说总榜
最新同人小说
中国长发网 | 言情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推荐几本好看的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郑州电影网 | 医学教育网 | 顶点小说 | 小说下载 | 广东太阳神集团有限公司 |